学习与发展新闻 ACT动态 资源 在线认证课程 面授认证课程 Webinar 线下分享和讲座 在线论坛 讲师俱乐部 讲师认证 英文词条 文章推荐 书籍推荐
美国培训杂志最受欢迎的演讲嘉宾专访A J. Ripin

A.J. Ripin:可靠真诚的员工最可贵
A.J. Ripin
Moving Knowledge
战略参与和决策副总裁
美国培训杂志最受欢迎的讲师之一

《Leadin Group》:在您的个人成长经历中,有哪些对您比较有影响的人和事?它们是否对您的现在产生了某些作用?
A.J. Ripin:我在商学院第一学年开始的时候,遇到我的第一位贵人。我的一位教授给予我信任以及鼓励,他帮助我成长,引领我达到了自己以前从未想象过的高度。这段经历在思考及学习方式上影响了我很多。 

我在汲取知识的道路上从不满足,总能意识到自己所知道的还不够多。原因之一是,我认为宇宙万物中,有太多我们可以学习的东西。就像医生将他们的一生投入到医药学中,教育家毕生都在研究如何教育,我也对这世界范围内方方面面的知识感到好奇,从宗教到科学,从烹饪到数学等等。真是有太多太多的知识供我们学习啊!

我们现在所做的许多事始于大学。我们在大学设有自己的创新实验室,和学生们共同努力促进更快的科技创新,希望可以提高人力绩效。我们的出发点就是将身边有志成为拥有自己创新见解的创新者们聚集在一起。另外,为了帮助他们将来具有创业家的风范,我们会在大学环境中就开始培养他们的创业心态。所以,我们实验室里不乏大学毕业生,有些甚至是在我们实验室工作期间同时取得了硕士乃至博士学位。我的学生里还有很多创建了他们自己的实验室,这些实验室属于我们实验室的一部分,在那里,他们大展身手潜心研究他们最感兴趣、最独特的领域。在此,我之所以没有介绍我个人的经历,是因为我更希望向大家介绍,在促进学生独立创新时,我们是如何运作的。我也会将这种方法运用在我的个人生活中,帮助家人朋友重新想象、重新思考他们想做什么,以便于他们设计实践,过上他们想要的未来生活。


《Leadin Group》:您觉得具备什么样素质的人是您渴求的人才?您怎样留住这些人才?
A.J. Ripin:因为我们这一行对技术能力有所要求,我们势必会寻找哪些对技术学习方面有浓厚兴趣的人才。虽然我了解很多科技词汇,但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在技术上造诣高深的人。不过,我能够在概念上了解每一项工作是如何进行的。我们一定会大量雇用那些渴望专注于技术事业的人才。其次,我们所需要的人才要有道德信念。人的成功组成因素包含知识、技能、行为,所以“可靠”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我认为优秀的人才应该是真诚、自信的。我们从很多例子中发现,可靠真诚的员工往往是非常值得信任的。具备这些素质后,我们可以培训他们学识方面的内容,我们也会为他们提供相关材料以便他们自己学习。

迄今为止,我已经在这家公司待了七年。我们实验室有大约50人,咨询业务方面还有大约25人,所以我们公司总共有大约75人。在这七年中,我的印象里有两位同事一直在。为了挽留员工,我们会为他们所感兴趣、有热情的领域设计一套专属规划,根据每个人的志向设计职业规划。我之前提到过,有些员工是以毕业生的身份来到我们公司的,如果他们成绩优秀,想要得到一份可靠的工作,只要他们表现好,我们可以和客户联系帮助他们找到就业的途径。还有一部分学生有更远大的目标,比如自己创业,实现人生价值,我们也会在他们实现梦想的过程中给予一定的帮助。所以,我们在帮助员工把握未来方面上,有着很强的灵活性。此外,我们提供的薪水非常丰厚,具有很强的竞争力。只要员工有创新能力,我们都会给他们足够的自由。还有一点,我认为,在市场环境中,大多数时候,事物都是可交易的。如果我们能够选择客户,并作为合作伙伴与他们一起共事,客户一般都会对员工非常好,他们的价值观与我们的很接近,他们的领导风格也与我们的类似。我觉得这点也对留住员工很有益。


《Leadin Group》:移动学习在中国还是比较新兴的东西,您能给我们介绍下它的利弊得失与发展趋势吗?有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的案例?
A.J. Ripin:说到移动学习,不容忽视的一点是,移动设备对人们来说有着高价值,人们利用移动设备完成不同的目标。举个例子来说,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并不常接触在线学习和结构性培训。这是移动学习优于传统学习的原因之一。另外,如果没有移动设备,人们就无法如此频繁地与彼此连接。在线学习和其他学习模型存在着很大的区别。智能手机的出现使许多应用,如应用商店、图像处理、“脸书”、Twitter、What’s App、微博等大肆兴起,这也代表着一种文化现象。手机为我们重新思考、重新想象、重新设计与其他人交流提供了巨大的机会。手机推动了人与人的信息传播。现在,学习者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运用科技捕捉信息、知识,以帮助他们提高、进步。这是移动学习不同于其他传统学习方式的特点。

我不知道是否有一种特定的公司类型专注于移动学习。移动学习已经不是新鲜事物,它在美国已存在至少15年了。但是相关技术还在慢慢发展,市场也并没有完全做好准备。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手机在那个时候还是奢侈品。根据我的猜测,类似以销售为主的公司、机构会更关心移动学习。销售人员是最早一批使用移动手机的群体,他们需要给客户拨打电话安排业务洽谈,移动已经是这类公司文化的一部分。此外,全球性组织也快速、广泛地使用移动手机。例如,Skype是一款协助跨国网络电话的出色应用,它比电话或电报要便捷得多。如今,各个公司已经在手机上使用这个应用超过4年之久。这些公司比其他公司更加需要移动设备,也更加适合移动学习。

我认为有趣的一件事是,科技本身是一种破坏者,这里的“破坏”具有积极性,意味着新生事物与创新的不断涌现。为了迎合成本节约等问题的突破,科技“破坏”了商业原本的运作模式。在线学习是企业科技的进步,花费数亿美元。这是从在线学习到移动学习、社会学习的自然发展。如今,移动电话越来越多,但是互联网上的练习却是碎片化的。实际上,有数据显示,今年,更多的移动电话可以解决碎片化的问题。我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传统学习会被移动学习取代。从概念上讲,手机的发展显示出科技不断前进发展正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移动设备在体积上也越来越小,20年前,第一台电脑和房间一般大,而如今一台iPhone却是如此之小。随着科技的发展,“云端”技术也进入管理时代,这就使移动学习更加方便,随时随地可以上传下载学习内容等等。

我们曾经完成过一个零售仓库的虚拟游戏设计,将零售产品、服务等元素嵌入游戏学习中。这个游戏非常有趣也很神奇,其中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在游戏中体验显著的现实生活学习经验。用户可以在游戏中学习管理体系等相关知识,逐渐掌握、提升技能,在游戏中表现越来越好。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案例。

在内容质量上多一点随意的转变并不是说内容就会变差或是无效。但可以肯定的是不可能完全做到完美、专业化。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变。在快速学习中,所有的区别就在于“移动”。曾经昂贵的无线电制作是很受欢迎的。如今,在美国,Youtube和虚拟Skype视频更易被人接受。音乐、图片剪辑而成的视频跨越整个学习空间。人们可以在博客上留下信息和评论。这些还不够完美,但你仍然可以依靠这些得到更多有价值的知识。总的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转变。


《Leadin Group》: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是很多职场人士不能兼顾、平衡的问题,您有什么值得借鉴的好方法?
A.J. Ripin:我确实很忙。我和妻子抚养两个女儿,她们一个三岁半,一个一岁半。我的生活在有孩子前与孩子出生后是非常不同的。现在,我会有选择地工作,能够选择更有意义的工作对我而言是非常有益的,因为我必须腾出一定时间陪伴家人,所以我必须更有针对性地选择工作。其次,我认为拥有弹性的工作时间对家庭是非常必要的。这样,我就可以开车送孩子上学,也方便带她们去医院就诊。我可以在下午三点的时候停止工作,把时间留给家人。但是晚上,大家都上床休息后,我也许还会再工作几个小时。能够调整工作安排,合理利用时间,这对帮助平衡工作、生活是很有帮助的。

我是公司的合伙人之一,虽然我有股权、股份,但我不是大股东。我们总裁是一个以家庭为先的人。他是一个非常注重传统的人,所以他的领导精神在很大的程度上决定了我们公司的文化行为。这其实也是一种留住员工的方法。我们都非常重视家庭,如果有必要,有时可以放下业务、项目去陪伴家人。

我相信一个道理,你在一件事情上花了时间精力,它一定会带给你好的收获;而你所忽略的东西一定会给你带来不好的结果。就像养花一样,如果你为你的计划“勤浇水”,“多晒太阳”,“常陪伴”,这个计划将会进行得很顺利。但是如果你疏于照顾,结果往往是不尽人意的。所以,我认为,每个人的“平衡”建立在他们所处的状态上。每个人在生活中的状态都不一样。例如,对于未婚未育的管理者来说,也许就不太会受工作生活的平衡之扰。然而,我们都关心的不外乎工作、职业生涯、金钱、社交等。每个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中,所重视的事情也是不一样的。例如,我年轻的时候非常喜欢玩,而现在我把重心放在了事业和家庭上,于是,我不再像从前那样爱玩了。

因为本身多样化的背景,我在生活和工作上都具有独特的视角。我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解决者。此外,我的思考方式很严谨。